巴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真仙 > 第二卷 灵天 第二百五十章 魑魅魍魉
<b>最新网址:</b>魍一脸惊喜的说道。
魑魅魍魉,他们四人可是戴罪之身,若能上帝王之身,那也是算上功德一件,说不定罪罚也能免去?
“理应如此....”
孟婆女,喝了一碗手中汤,嘴上明明不曾开口,却在场无鬼不知那四字心声。
....
叶清风此时,全身被从阴间而来的阴兵所缠,绿焰与血红之气渐渐相融,但明显能看到的是,那血红之气是一直占据上风,绿焰只能沦为点缀。
不到几息,叶清风右手持一柄黑雾所化的大戟,眼底闪过一丝绿芒,整个人的气势更是比之前施展生死意的时候,还要强盛几分。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直接就一斩下去。
哐当一声!
咔嚓!
砰的一声,仿若镜子被打碎的声音,结界豁然被打出一个大大的缺口,叶清风见此便立马钻了进去。
一抹刺眼阳光照在了叶清风的脸上,让叶清风只能微眯着眼,此时的他已然失去之前的阴术之法。
鬼院内,神通道法失效。
晨时,大日当空。
远处,小桥流水人家,大槐树下,两老弈棋,顽童嬉戏。
叶清风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这就是之前自己从冰雪之地刚来此的所在地。
“难道!?”
叶清风此时脑子里闪过一丝想法,可等了良久,看着旁边再无人出现,这让他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个恐怖的想法,未成现实。
叶清风双腿直接就往拱桥那方跑去,途中路过碑石,他细细看去,跟之前一样,并未任何有一字一句的变化。
拱桥之上,血腥场景居然不显,碎肉残肢也不知去了何处,这让叶清风稍微留意,来到了大槐树下。
叶清风再次看到了那弈棋的两者,这次他先是隔着离老人几步之远,作揖道:“先前多谢二老前辈提醒之意,小子叶清风,感激不尽。”
“啧啧,你小子居然能从那个地方跑出来,有能耐。”
“老王,这次你可输咯。”
姓陈老者,摸着胡须,笑道。
“算你老小子这次走运,碰上个妖孽....”
姓王老者,一脸不快,从袖中不知抛了什么东西,给了那姓陈老者。
“啧啧,出手可真阔绰,顶得上我两顿酒了。”
叶清风听得云里雾里,想起院中还有昏阙的齐清漪,还有陈小胖和宁清婉两人,便就想抽身离去。
“小子还有急事,之后再跟二位前辈闲聊,告辞。”
说完,便就起身离去。
“喂,叶小子,千万要记住,别忘了初心是什么。”
这时,那赢得赌注的姓陈老者,似乎也是因此得意,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叶清风一听,虽不知其意,但还是谢道:“多谢陈前辈!”
言罢,一刻不停歇的便就进入院落之内。
“老王,你说那小子,有希望过关嘛?”
“按照之前的表现,能过肯定能过,至于是哪种过法才最重要,毕竟,之前有个只剩半条命的,都过了....”
大槐树下,响起这段又引人深思的对话,可惜叶清风是无缘可知了。
院落内,叶清风找寻一周,却发现居然空无一人!?
“陈小胖!清婉姑娘...齐清漪!你们去哪了?”
叫喊着,却无人回应,不应该如此的,毕竟这个院落就这般大小。
“难不成,失败了?被妖魔潮汐吞噬,淘汰出去了?”
不对,不对。
除非.....
叶清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扭头望向一旁处,那几丈大小却杂草丛生的菜圃园子。
对,还有那里面!
穿过层层足足有着半人高的杂丛,叶清风凭着之前的印象,将某个角落较茂密的杂草缓缓拨开。
幽深的小路浮现在眼前,一条不大不小的白绫挂垂在杂草之上。
叶清风一把抓过,白绫上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独特香味,不错,正是宁清婉故意留下来的。
二话不说,叶清风便也窜了进去。
小路由窄到深,越往里走,小道越加宽阔,让叶清风直到后面根本不用再弯腰行走。
耳边传来蝉鸣声,这里面有些潮湿,更是有些寒气从那道路深处传来。
“不对,这里的阴气,有些太重了些。”
叶清风嘴上说道,就这样再行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他估摸着自己应该已经来到了院落内那房屋的后方。
这时,前方的地面上,有一具骷髅骨架,一阵尸体的恶臭味传来。
这具骷髅,黑洞洞的双目,眼球都已不在,只剩两排牙齿的双颚间,含着一条白绫,白绫上血迹点点,身上也无任何衣衫布料。
“嗯?”
叶清风拿下那条白绫,上面有所字迹,叶清风认真看了看,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就那样注视着白绫上面的清秀字迹。
一动也不动.....
白绫上赫然写着两行醒目的血红大字:快醒来!快醒过来!!
几息过去,叶清风默默的将白绫,放回了怀中。
他知道,这是那宁清婉用自己鲜血所写,不会有错。
血气气息,对于他一个阎王来说,熟悉无比。
“难不成,自己已入幻象?宁清婉已经发现了,所以想以此提醒自己?”
叶清风自言自语,随即好像发现了什么,蹲下身子,看向了这具骷髅身下,那里是一片红土。
“这块地方倒是与外面的菜圃园子有些相类似,都是这种血红色的土壤,以人血灌浇而成。”
“看来一切的疑问,都在那里面了,到时候当面问个清楚。”
叶清风看向了这条小路延伸到的最深处....
那里,有浓重的血腥味,而且就在刚刚传来的,他内心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想到此处,叶清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径直就往深处赶去。
一切都显得愈发诡异起来。
幻象,死人,未知之地....
宁清婉、陈小胖,齐清漪,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这里,是一处天然形成的溶洞,水珠滴答滴答的往下落去,溶洞中央有一处深潭,漆黑无比。
溶洞之上,有一小窟窿,也由此照亮了此处隐秘之地。
可也是在这时,一股哽咽声传来,随即,那深潭里像是上了色彩般,黑红交融,血水侵染了整片水潭。
胖硕的身躯重重倒地,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而后天地翻转,头晕目眩,瞳孔失去了光泽....
原来,并不是天地在翻,而是此人,头颅滚落在地,在潮湿的地面上,滚落了十几圈。
喷溅的鲜血染红了深潭....
旁边,还有一容貌极美似仙子般的女子,已然瘫软在地,不知死活。
“宁清婉!你在干什么!!”
破空声传来,叶清风终来到此地,而他也看到了眼前这仿佛犹如地狱般的场景。
直接一拳,就将刚刚把陈小胖人头斩落的持剑女子宁清婉,打飞在地。
“叶清风,你听我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陈小胖和齐清漪他们有大问题,不值得相信!”
宁清婉歇斯底里,那清丽还沾着血的面孔上,此时狰狞之色尽显。
“叶清风,你要相信我啊,我做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你要相信我啊。”
叶清风耳边传来宁清婉仿若疯魔般的声音。
“没救了...”
叶清风探了探齐清漪的鼻息,至于陈小胖,看那副惨状,也是肯定没救了。
“叶清风你要相信我,他们都是妖魔所化,我家族给了我法宝照妖镜,让我一眼便就可识人真容,不信你来看!”
说着,那踉跄着身子起来的宁清婉将手中的一面明镜,摇晃晃的举在了手中。
叶清风又去看了一眼陈小胖的尸首,默默的将头颅安放回原地,仔细瞧了瞧....
突兀的,再次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叶清风笑的眼泪都出来,抱着腹开怀大笑,仿佛真有什么大好事般。
“没想到啊,没想到,阎王都有被骗得如此之惨的时候。”
说完,叶清风深深呼了一口气,大步向宁清婉走去。
“叶清风你...你是不是也看出了陈小胖他们的真容?”
语气中有高兴,也有迫切,似乎很想证明自己方才的行为是无比的正确。
一身白衣被鲜血所溅,清丽面容更是少了几分以往的从容,妩媚之色不显,取而代之的更是无穷的邪魅。
叶清风走到宁清婉的身前,一脸微笑,缓缓拿过宁清婉手中还在滴着血的古剑。
“清婉姑娘,为什么你在持齐清漪的古剑?”
宁清婉一时之间也是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发懵,但还是说道。
“我从齐清漪手中拿过来的呀。”
“好,那请问你们三人为何要进入这里?”
叶清风将古剑咻的丢出,插在溶洞石壁上,发出哐当的响声,随后一阵阵回声,响彻在溶洞里。
这时,透过溶洞顶部的窟窿,可见,不知什么时候,阳光已渐渐变得黄晕。
“我...我们是为了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毕竟这个地方太诡异了,又是数不清的山妖树魔,连农夫们都变成了恐怖的红眼鬼。”
“好,那再请问,你为何要叫我叶清风的全名,不以恩人相称?”
“那...那是因....”
“那请问,你为何要在路上,给我留下白绫。”
“白..白绫?”
“清婉姑娘,你还可知碑石上的规则二,写得是什么吗?”
“碑...碑石?规则?”
叶清风将宁清婉手中的法宝照妖镜拿了过来,自己所照,无疑,微微侧转,清丽女子已成七窍淌血的女妖。
唉....
一声重重叹息,回响在溶洞之内。
“那再请问,清婉姑娘,你....找到道了吗?”
“道...道?”
叶清风这次不再看向一旁双目已经呆滞的宁清婉,似乎他已经知道答案,只将目光放在头顶,溶洞里的窟窿处。
黄昏...已至
远方,那浑厚宛如带着古老的低语声,再次响起。
只不过,这次,听在叶清风的耳中,不再是不知其意。
他双目熠熠生辉,泛着微微光芒。
“道...我找到了。”
一顿,再次说道,“我找到的是,时间之道....”
此话一出,犹如叶清风口吐浑厚佛音。
这一刻,这方世间,出现了两道低语,后来者的低语,比之前方,还要更为纯粹。
这一刻,环境在变幻,时间成漩涡扭转,一切事物都在湮灭成为灰尘,飞扬空中。
叶清风也在其中看到了,无数在此地发生的画面:
拱桥之上,他们三人看到了样子凄惨,不人不鬼的男子模样。
而那好像遭受过无数酷刑,从院落不知被谁丢出来的男子,从他视角所看到的画面。
院落内,正站有两男一女,他们正一脸恶狠狠的看着那样子凄惨可怜的男子,还不时的用恶毒的言语咒骂....
可谁也没看到,除了叶清风,那木门后方所涂画的双瞳眼,正散发着红光。
不详的气息,尽显。
那三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反而被他们抛弃失去半条命的同伴,却找到了“道”。
当时,在叶清风面前,那名男子的消失,不是被淘汰,而是过关成功,他的伙伴也因此过关。
.....
最后一副画面,叶清风看到了,陈小胖和齐清漪离去,在拱桥上分离的一幕。
跟随着陈小胖和齐清漪的视角,他们去往了后方。
那里....
同样有着刻着规则的碑石,一处院落,同样有着槐树拱桥,木门后同样有着双瞳眼。
画面,也到此嘎然而止。
时间轮转,混混沌沌中。
叶清风缓缓睁开了眼。
同样的一抹阳光,照射过来,让人只能先眯着眼,环顾四周。
这次,叶清风不再等待一旁有无人出现,只是大步向前,路途中,越过碑石,跨过拱桥,直达大槐树。
那里,依然有二老对坐弈棋。
只不过,这次,那二老皆是一脸笑眯眯的望来,注视着叶清风。
叶清风不感意外,只是再次作揖相礼,“多谢两位前辈,当时的‘不忘初心’之语。”
这两老,可是从未出现过自己刚刚的画面之中,说明这两老人跳脱于自己的时间之外。
“嘿,好小子,这次居然让我输了,啧啧。”
这时,那陈姓老者,挥了挥手,一道锦囊袋便就丢到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