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 > 第623章 独狼头颅,杀意冲天!
<b>inf</b>三大无上至尊绝巅!
邪恶曼陀罗、引魂彼岸花、南极虫皇,这三位虽说都是借助着外力,借助着运势,借助着它们曾经一手创立的族群才登临到无上至尊绝巅!
但无可争议的是,它们确实达到了这份战力,确实可以傲视群雄!
可任谁都未曾想到的是,三大无上至尊绝巅围猎了狼主如此之久,其竟然连运势之力都未曾调动!
此时在狼主这道浩瀚精神意志响起来的时候,整片天空都好像是在颤动。
甚至苏林在这一刻,不仅仅是调动了运势之力,连带着曾经在和冰晶狐王血拼时,也出现过的血色荧光再度展现了出来。
宛如神龙冲天,凤凰展翅,霎那间迸发出一股要摧毁这片天地的恐怖波动。
那双望向西北方的狼眸子中,也是迸发出极为璀璨的血金色神芒,就像是一道道闪电,震慑住了九天十地!
“给我破!”
“怎么可能?你的战力还能攀升?无上至尊绝巅根本不是这片天地的巅峰?”
“无上至尊绝巅就可以角逐超脱机缘了,绝对不可能还有另外的境界!”
此时借助着各种外力,叠加了无数bug才堪堪攀升到无上至尊绝巅的南极虫皇、邪恶曼陀罗、引魂彼岸花在惊骇中也是奋力挣脱开了刚刚的禁锢!
毕竟就算它们再是靠着外力才攀升到了无上至尊绝巅,可仍然是到了这个战力,禁锢住他们一时可以,但想要禁锢住他们一世,就算是天地意志主体下场,都需要耗费些功夫。
随着它们三位挣脱开来后,也是齐齐向着西北方望去。
果然,
在苏林一声长啸之后,空间也是剧烈抖动,出现了一道宛如昊日般璀璨的身影。
这道身影屹立在太阳之下,屹立在无数光芒之中,就好像是从骄阳中走出来的光明之神一般。
那八只巨大的羽翼,也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本来身上的伤势,也都是全部愈合在了一起。
曾经惊鸿一现出现过的人形光影全貌,也是再次出现在了他们所有物种面前。
黄金比例的身躯,璀璨无比的羽翼,哪怕是有着一颗并不符合这片天地审美的鸟类头颅,但是却仍然让他们一眼望去,都能感受到其的绝代风姿。
并且周身嬴荡着的强大气场,也是使得一切空气和规则都是在熊熊燃烧起来。
这才是人形光影的真身!
这才是他的最强依仗,是他可以横推一切,血祭天下的最强底牌!
“北寒狼主果然不愧是北寒狼主啊,是的,我来了。”
人形光影一如既往的是人类语言,雌雄莫辨,声音带着一股可以沁入心扉的磁性,这种磁性不是像永恒之主、魅狐那般带着蛊惑和魅惑之意,相反就是光明正大,让所有物种都仿佛能深切感受到他说的一切就是真理!
此时随着狼主开始调动绝巅战力,也随着人形光影的出现,就算是地下还血腥搏杀的森罗族群和南极数以亿计的虫族,都能感受到两股苍天在上的威势镇压。
很多就算是自持武力,虽然有着运势加身,可没有汇聚运势法阵的强势异兽,也都在这两股威势之下,轰然粉碎了!
就连圣灵、青云雀、血蝠王、森罗族群其余君王等等,也都感受到了心脏仿佛是被人攥住了一般,强大威势的压迫使得它们一时间都有些窒息。
“这究竟是什么境界?哪怕是大哥真身临世,还借助着整个森罗运势也达不到这种地步啊!”
因果君王只感觉北寒狼主和人形光影强到了过分的地步!
因为如果只是叠加战力的话,那么黑暗君王若在白洲,凭借着森罗族群运势加身,也足可以达到邪恶曼陀罗、引魂彼岸花、乃至于南极虫皇的战力。
可是北寒狼主和人形光影,这究竟是什么战力?
强到连他们都有不敢直视的地步!
“怎么可能,还有物种能超过虫皇如此之多?”
也有南极虫族的顶级战将,感受着这两股滔天威势,发出惊骇的低鸣声。
不过此时高空之上的五位势力之主,却根本连下方的一众物种看都没有看,它们眸子中都只有着彼此。
哪怕是已经快要达到无上至尊的死亡君王和因果君王,同样不再他们的视线之中。
随着人形光影的话语落地,其一步一幻灭,好像是瞬移一般就从上千里外来到了这片战场。
它驻足在和苏林只有着百余里的地步,隔空对峙着。
这个时候的人形光影看着已经有了些许伤势的北寒狼主,也是平静道“狼主气魄之大,世所罕见,我本想在神学联盟坐等狼主来伐,从而再决胜负,但可惜我好像并没有被狼主放在眼中啊,只是派遣出了几头麾下战将,就企图将我神学联盟鲸吞,狼主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我神学联盟了?”
说完这句话,人形光影就淡淡看着已经彻底进入到巅峰状态的狼主,只是它眸子中没有任何惊骇和畏惧,就是平静!
因为它比一切物种都能深切知道,现如今的狼主究竟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但是就算眼前这尊银发巨狼达到了这片天地间真正能容忍的极限,达到了可以叫板超脱的地步,那又如何?
这片天地间,能叫板超脱的只有他一个吗?
在这句话的话音落地之后,还未曾等苏林说些什么,人形光影就心念一动从本源空间中取出了一颗带着鲜血的硕大狼头。
这颗狼头除了些许鬓角毛发,还能看出来是紫色外,绝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就连头骨都被捏碎成了一块一块的,那双本应该睥睨天下的狼眸子只剩下了两个血淋淋的空洞。
就算是坚不可摧,能够撕碎一切的獠牙利齿,也都被一颗颗敲掉了,甚至连下颚都被硬生生掰断了,所以这颗狼头显得极为滑稽和凄惨,连闭合那血盆大口都做不到。
“哈哈,差点忘了给狼主送上这份大礼了,这是你麾下的顶级战将吧!独狼王确实是骁勇无双,当得上当今纪元的绝境杀神,以刚刚步入无上至尊之躯,就能拖延住我足足数日之久,不得不说,其战力强到近乎夸张的地步,放眼天下所有物种,哪怕是你狼主,我觉得在刚踏入无上至尊的时候都没有这种逆天战力!”
人形光影说到这里,话音一停,然后本来平静的神情就变得阴冷至极道“可惜啊,它太不识时务了,我给了它生的希望,它却偏偏要选择一条死路,所以我只能一点点的敲碎它全身上下的骨骼,将其头颅从躯体上拔出,滚烫的鲜血横飞长空,只是就算这样它都没有死,还企图张嘴想要撕下我一块血肉,哈哈,我只好将它的下颚掰断,将它的牙齿一颗颗的拔出,将那双眸子扣出捏成了血沫,
不过我还是大发慈悲的留下了它一丝的神志和灵性,因为我想让它亲眼看着不,它看不到了,所以我想让它亲自感受着在心中至高无上的狼主,是如何在战败之后,给我跪地当狗的!”
在人形光影这道阴冷至极的声音响彻天地后,在这片地区所有的物种都能感受到其冲天而起的嚣狂杀意、恨意和对这头已经战死的独狼王、以及狼主的恶意!
在战场上各方势力都会为了赢,而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很少会有什么物种,将对手虐杀到这种地步,一颗狼头都遭受到了人形光影这般残酷至极的凌虐,那么可想而知其躯体怕是已经被生吞活剥,甚至挫骨扬灰了!
也由此可以想象的出来,这颗血淋淋的狼头主人,究竟又给人形光影造成了多么不可磨灭的影响创伤,才会使得它动用这种残忍至极的手段。
甚至连死都不舍得其死,就是要带着还残留着一丝神志、一丝灵性、一丝最后生命力的狼头来到这片战场,要彻底摧毁它心中一切的信仰和坚持!
人形光影就是要让它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而这颗狼头最后残留的一丝神志,也是感受到了苏林的气息,它想要张嘴对着自己尊敬了一辈子,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狼主,发出最后一声告别的鸣叫。
可却根本做不到了,人形光影不仅仅掰断了它的下颚,更是将狼头上的绝大部分经络都全部震碎了。
最终那双空洞的眸子处,只是静静留下了两行血泪,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它想要燃烧掉自己的一切,不想在这里影响到狼主,更不想让狼主看到它现如今的模样。
只是为狼群征战了一辈子,倾尽了一切鲜血和生命的它,却什么都做不到了,就好像还是一个玩偶一般被人形光影提在手中动弹不了分毫。
它败了!
它最终也没能完成狼主对它的托付!
可是它真的拼尽一切了。
此时苏林看着眼前这颗已经不成样子的血淋淋狼头,浑身上下的滔天气势都是猛地一滞,
继而他只感觉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寸鲜血,每一个细胞都好像是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载体分身战死的时候,已经召唤了一直还隐藏在暗中接应的沙狐,让其不惜一切代价带走黑妖貂和小独狼,甚至两具载体化身为了掩护它们都是齐齐自爆了。
可小独狼的头颅,仍然是出现在这里了!
但是在这一刻,已经对麾下战将生死极为冷漠,甚至麻木的他,第一次感受到深入内心,深入灵魂的剧痛!
尤其是当看到小独狼那双空洞的眸子处划出的两行血泪,苏林情绪也是第一次失控了!
伴随着一声通天彻地的恐怖狼啸声,他浑身上下本来停滞的气息彻底暴走了开来!
苍穹摇晃,诸天齐震!
甚至这暴走的气息之强,让整个战场,这片天地都是崩碎开来,就连天地意志主体都为这股气息感到震颤。
因为这片天地间的各种规则之力,在这股暴走气息之下,都颤动,哀鸣开来!
噗!
噗!
噗!
无数森罗族群异兽人类和南极虫族都在这一声狼啸下,被震碎了躯体,化成了血沫。
哪怕是邪恶曼陀罗、引魂彼岸花、南极虫皇都在这股气息之下,被直接震退出了数百里,望向狼主的眸子中尽是震撼和不可思议的神情。
因为直到这一刻,它们才深切感受到了自己和狼主之间的差距!
这恐怕才是狼主真正足可以震慑天下的无敌战力!
与此同时,那庞大狼躯之上也是有着浩瀚的恨意、杀意冲天而起!
“人形光影,我要你死!谁来了,都挡不住!今日我拔你的头颅,为我狼群英灵祭奠!”
这道浩瀚的精神意志,如同滚滚天雷,响彻在这片战场,乃至于这方天地的任何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