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深渊注视 > 012
徐母很开心他们能过来,做了一桌徐乔爱吃的菜。餐桌上氛围轻松,傅行止挑了些徐母感兴趣的话题聊,让徐乔不忍打破。
快吃完时,她放下碗筷,“妈。”
徐母看连同傅行止一齐看了过来。
“我下周准备去公司了。”
说完餐厅骤然寂静。
徐母脸上的笑僵硬收敛,缓缓放下筷子,嘴唇上下动了动:“可是……不用再休息下?”
她很担心。
自从事情曝光,每天出去买菜都能遇见别人指指点点,品头论足。饶是徐母都受不了那样的目光,更别提处于风暴中心的徐乔。
恶语伤人六月寒,与其让她出去当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倒不如留在家里避开和他人接触,等过两年热度淡去,再出去工作也不迟。
“医生说你需要静养,不如请个长假,明年出去也不迟。”傅行止和徐母有着相同的想法,也不赞同她这时候去工作,温和劝解。
徐乔很是固执:“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公司那边早就开始催了。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我。”说罢敛睫,侧颜淡淡,嘴唇执拗抿着。
傅行止叹了口气,他和徐乔相处几年,深知她的脾性,除非自己回头,不然别人劝不回来。
“想去就去,不过不适应一定要和我说。”傅行止顺了她意,听到这话的女孩立马松懈下来,松开紧抿的唇,慢慢向上弯了弯唇角,眼梢稍抬,眼光含情又水润。
傅行止心中微动,一只手垂落桌下,背着徐母偷偷握住她纤细柔嫩的五指。
她回握,白嫩的耳垂泛红些。
徐乔很快办理好复工手续,次周一正式回到岗位。
她特意换了身黑白相间的职业装,长发盘起,化了淡妆,穿着双尖角小高跟,整体精神又不失干练。
徐乔没有调班,主持的还是九点档的电台,傅行止只送她到广播台门口。待车影远去,徐乔深深吸气,双手抚平衣服上因坐卧而微微褶皱的衣服,抬头挺胸走进大门。
晚间是电台最忙碌的时候,大厅工作人员不少,原本交谈的职员们待看到徐乔身影时脸色骤变,数双视线齐齐追随着她进入电梯。
徐乔目不斜视按下圆形的电梯健,静静等待着电梯门闭合,把外界一切阻挡门外。
她闭上眼舒了口气,攥着包包的手放松一些。
叮。
电梯到了。
徐乔整理好笑容,迈开步伐走出电梯。
“乔姐晚上好。”助理小跑过来接过她手上的包。
即使她刻意装着自然与徐乔交谈,但徐乔还是在她行动间觉察出些许僵硬。
徐乔没有拆穿,低低回应了声“晚上好。”
她眉眼平和,春莹松了口气,“录音间那边都准备好了,你是直接过去,还是再准备一下。”
“直接去吧。”
“好。”春莹匆匆跟上徐乔步伐,“孙哥今天家里出了点事,恐怕要你一个人主持了。”春莹眼神变得有些担心,“乔姐一个人……没事吧?”
她颌首,镇定自若的姿态让春莹放心下来。
徐乔主持的《侧耳倾听》是一档入夜互动节目,主要接听观众电话,为来电听众排忧解难。她声音清甜好听,短短一年便收获不少死忠粉。
以往徐乔都和孙凯相互配合,偶尔也有一个人主持的情况,今天这样的局面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徐乔入座,刚戴上耳麦,房门被敲响,下一秒春莹带着一张单子进来,放到她桌前说:“总策让你临时插个广告进去,这是台词,乔姐你看一下。”
徐乔接过扫了眼,有些奇怪:“怎么突然加广告?”
春莹努嘴:“这家广告商不满意之前的台词,策划部那边加班找人调整,本来是孙哥负责的,现在孙哥不在,只能由你代劳了。”
徐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将单子放在一边,挺直脊梁开始今天的工作。
她已经有长达几个月时间没有再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前的桌子,旁边的设备,戴着头上的耳机,都有一种熟悉又令人陌生的感觉。
徐乔本来以为这一步应该会走得格外艰难,可真的走出来,发现也不过如此。
从今天开始,从此刻开始,她会走出来,会开始。全新的生活,和往常一样工作,回家,与亲人团聚。
——没什么可以怕的。
伴随着音乐响起,徐乔调整好笑容:“欢迎大家收听《侧耳倾听》,我是你们的好朋友徐乔……”
她状态完美,站在玻璃外的春莹向徐乔暗暗打气,一旁观察工作的总策也暗暗点了下头。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距离节目结束还有三十分钟时间。等后半场音乐进来,总策脸色彻底变了。
“让徐乔出来。”他脸色阴沉地命令,春莹暗叫不好,小跑着过去叫人。
“乔姐,总策叫你……”
徐乔摘下耳机,眼角余光瞥去,直觉告诉她对方心情不是很好。
“怎么了?”
春莹凑到徐乔耳边小声道:“广告……广告你没说。”
徐乔恍惚一阵,格外茫然:“广告?”
春莹呼吸一窒,眼睛张大,语气倏然变得不可置信起来:“乔姐,你可别告诉我你忘了。”
“……”
徐乔大脑空白,努力回想,硬是没找到关于广告的半点记忆。
思考中总策已走到徐乔面前,“徐乔,你是不是还没有找到工作状态?”
他脸色不太好,可以看出很不满徐乔先前的失误。
“抱歉林哥,我……”
话没说完立马被打断:“对于你之前的遭遇我感觉非常同情,可工作容不得大意,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次发生,你可以做到吗?”
徐乔垂下的手握紧,皮肤上每一个毛孔随着他的话如数绷紧,她表情僵硬,眼神徐徐沉下,最后在那样的注视中极为微缓的动了动脑袋。
“我知道了。对不起林哥,是我的失误。”
徐乔垂移开目光,苹果红的唇釉衬着她皮肤更加苍白。
总策眼神柔了柔,伸手过去,可是还没接触住徐乔就被她向后避开,这个动作让他面子挂不住,不动神色收回手,假装推了下眼镜:“下次注意。”
最后看也没看的转头离开。
春莹快被刚才的局面吓呆了,心有余悸拍拍胸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以为总策要和你算账。乔姐你怎么回事?咋能回头就忘了交代的事儿,还好总策没计较,不然你可完蛋了。”
徐乔头有点疼,随意应了几句,回头继续录节目。
11点,徐乔结束工作走出大楼。
门外停着熟悉的黑色轿车,还没等她走过去,男人便从车上下来走了过来。
暮色倾泻在他肩头,路灯将地上的影子拉至变形,他眼底流转着霓虹的碎影,衬着眉眼温润,清隽似水。
躁动的心在见到他的这刻起骤然平缓,徐乔加快步伐,由走改跑,迫不及待扑过去扎在了他怀里。
傅行止顺势搂住,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还行。”徐乔没把那事儿告诉他,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傅行止心思通透,从她的眼梢就能看出她心底的那点小情绪,顿时眉间带笑:“现在你知道我的感受了吧。”
徐乔狐疑:“什么感受?”
他说:“每天被你训的感受。”
徐乔鼓了下腮,“这又不一样,没什么可比性。”
“怎么不一样?”他凑到她耳边,“难道你不是我的上司?”
徐乔一怔,笑了。
“回家了,徐总。”
他拉开车门,徐乔弯腰坐了进去。
傅行止合上车门,对着身后的大楼表情瞬变,他冷漠地看了眼那灭灯的地方,绕到左侧驾车离去。
徐乔没有熬夜的习惯,洗漱过便换衣上床,刚躺下,男人从身旁附身过来。
就着温和的床前灯,他温热修长的指间爱抚过她的发梢,轻柔捻弄着那白皙柔软的耳垂。
末了小心打量徐乔的表情,见她没有反抗情绪,大着胆子覆下双唇。
随着动作,傅行止的呼吸变得短促,手掌顺着短短地裙摆钻了进去。
徐乔眉头一紧,牙关不禁死死咬合,在他准备进行更深动作时立马拽住那条胳膊。
“你别……”
她只说了两个字。
语气与神情满是抗拒与厌恶。
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傅行止尽失。他喉结滚动,缓慢收手,胳膊直接把身前细腰扣紧,揽着她没有多余的动作。
时钟滴答滴答响动,感受着落在颈后温热的鼻息,冷静下来的徐乔渐渐被愧疚吞噬。
她试着转了身,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美眉眼,犹豫良久问,“你、你难受的话,我可以……”
话音未落,他以唇封缄。
徐乔睫毛纠缠,试着伸出舌头回应。
感受着唇间的湿润,傅行止先是一僵,紧接着搂紧,徐徐加深这个吻,在徐乔情动时左臂下滑,温柔耐心的过去。
分离。
探入。
她没有反抗,像坠水的鱼儿,放松感受着欢情愉悦。
结束后,傅行止去洗手,徐乔全身裹在被子里,脸蛋媚红。
“晚安。”他很快回来,在她眉间落下一吻,合灯进入黑暗。
徐乔小心翼翼翻了个身,缩在他怀里,抬起头勉强亲住他的下巴。
“晚安。”
黑夜中,他抿唇笑了下,双臂像护孩子一样的护住她,闭上眼再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