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四千章 惨烈景象
,最快更新绝色毒医王妃最新章节!

“无妨,伤患要紧,白苏,你安排好人拿着东西跟我一起去。小樱桃跟小箐先留在家里,别担心,我去看看情况。”

林梦雅已经背起了自己的药箱,不过很快就被清狐接了过去,背在了背上。

俞箐刚才也是被这突然传来的消息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像是昨晚那般的心烦意乱,反而保持着相当清醒的头脑。

尽管她很担心那些人的状况,却也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凑过去了,无异于是在给大家伙添乱。

所以,她只能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急,不要慌,有爹爹跟二师兄,还有宫家主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她点点头,看向了林梦雅。

“好,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的消息。”

林梦雅微微颔首,随后就带着清狐跟白苏,跟在俞筱的身后离开。

俞箐跟小樱桃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眼眶涌起了一股热意。

她们也曾是受益者。

直到对于那些处在地狱当中的人来说,宫家姐姐带去的,不仅仅是高明的医术,更是一缕希望的曙光。

在来的路上,林梦雅已经跟俞筱详细询问过一些关于伤员的情况。

俞筱做事细致又周到,别看他跟俞惊鸿去得晚,但也把事情了解得个七七八八。

原来还是孙尚柏那混球造下的孽。

直到现在他也没说实话,什么被人骗了音信,实际上他是用整个孙家,跟一伙人交换了一个条件。

那伙人可以借给他力量,让他东山再起,但条件就是以后,孙家为那伙人所用。

孙尚柏这个狗东西,为了自己的野心,居然狠心推自己的亲人去死。

他不仅交代了孙家所有的防卫路线,甚至还把孙家上上下下,但凡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给秃噜个一清二楚。

以至于孙家损失惨重不说,多年的家业也是毁于一旦。

等到神剑门的人赶到之时已经晚了。

那伙人已经把孙家洗劫一空,把孙家都祸害了个够,这才离开。

俞家人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被人残虐之后的景象。

据说有不少神剑门的弟子们,一看到里面的场景就差点发了疯。

实在是,太过惨烈了!

林梦雅的心里已经做足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但实际情况,还是要更糟糕一些。

俞惊鸿并没有想着把人直接带回宫家营地,而是选择把他们安置在一个还算是平坦的小河滩旁边。

他杵着手中的长剑,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面,旁边的弟子们急得双眼通红。

“少掌门,刚才又有一个人撑不住了,这样下去恐怕......”

握着剑的手紧了紧,俞惊鸿的眼睛里也已经满是红色的血丝。

“嗯,我知道了。把所有的药都拿出来,先急着活着的人吧。”

“是。”

弟子抹了一把脸,再次回头看了眼那个逐渐冰冷的人。

对不住,他真的没办法救他了。

该死的!要是他们能再早一点,再早一点,就好了。

随着又一个人的离去,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更加低迷。

背靠在一起的孙家老爷跟老夫人,此刻双目失神地看向周围。

他们的裤筒上也满是深色的血迹,显然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两个人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但在看到族人如此悲惨的下场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血泪。

“呜呜呜......老头子,是、是我对不起你啊!早知道、早知道那个小畜生会如此,当、当初我就该把他溺死在尿桶里。”

老太太哭得肝肠寸断,但却已经于事无补。

她现在只觉得罪孽深重,便是要让她死,也难以还清这些人的罪孽啊!

整整一百三十六口人啊!

甚至里面还包括一个刚刚出生,还没有满月的小婴孩,就因为孙尚柏那个小畜生,竟被人放进了蒸笼里面,活活蒸死了啊!

老太太越想越恨,最后竟是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那口撑着她的气眼看着就要散了,孙老爷艰难地挪动着身子,想要去看看老妻的状况,可他的双手也都断了,就算是想要挪动都没力气,最后,他只能呜咽地念着老妻的名字。

“岳丈!岳母!”

方才俞惊鸿正在想该如何救治这些伤员,没想到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老岳母快要不行了的场景。

他立刻奔了过去,接住了老岳母的身体,把她放平了躺在地上。

“惊鸿啊......”

老夫人一看到俞惊鸿,血泪更是流得更急了。

“是、是我对不起你们夫妻,是我,是我造下的孽。惊鸿,惊鸿,你别怪你爹,你别怪他啊!”

老太太已经知道了俞箐被孙尚柏伤害的事,她自觉再无颜面对女儿跟女婿,但只求他们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救孙老爷。

“岳母这不关你们的事情,你撑住!一定要撑住!筱儿已经去买药了,你再等一等!”

听到女婿不怪自己,老太太显然已经心满意足了。

此时,她已经没办法再说出完整的话,只能用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放心紧看着自己的丈夫。

没想到,自己还是走在了他的前面呐!

当初两个妮子的亲娘去世,他也是守了三年,才在父母亲人的撮合下,娶了自己。

刚开始他就对自己言明,他娶妻只为了给两个闺女找一个可以照顾她们的人。

当时自己虽然心中不愿,但看到那两个可怜可爱的姑娘后,她也是心里一软,就答应了下来。

后来,她真心实意地待两个姑娘好,两个姑娘也投桃报李,撮合了自己跟他成了真正的夫妻。

在那之后,她就生了一个逆子。

想到自己唯一的亲生孩子,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悔恨。

本来,老头子是不想要的。

他生怕跟自己再有了孩子之后,就会苛待前面的两个孩子。

是她口口声声的保证,自己一定会对三个孩子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因为有了亲生孩子,就对两个姑娘不好。

可就那么一次,她就自私了那么一次,结果,却生出了一个吃人的孽根祸胎。

老太太的眼角,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若没有那个祸害,也就不会有孙尚柏,自己也就不会以为孩子谋划为理由,暗地里偏向自己的孩子。

报应啊!都是报应!

她还记得自己进门的那一天,就在大姐的灵位前发誓,一定会真心对两个姑娘好。

如今看来,可不就是因果报应。

是她对不起大姐,也是她,对不起孙家全族啊!

“岳母,岳母!”

俞惊鸿的双目赤红,努力地想要唤回老太太的神智,却毫无作用。

就在此时,一双手出现在他的眼前。

白玉般的细指,捏着一枚金针,然后直接刺入了老太太的头顶。

俞惊鸿虎目圆瞪,他刚要咆哮,结果就看到了一张裹在面纱下的脸。

“是你!”

俞惊鸿没想到,宫家主竟亲自来了!

在他看来能够顺利求药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但没想到,宫家主跟来了,甚至还出手帮他留住了老岳母。

“嗯,先把她放下来,不要挪动她。白苏你去帮忙,清狐,你留下来给我打下手。”

俞惊鸿依她的话,把人轻轻放在了地上。

然后,就看到宫家主拿着一块雪白的棉花,不停地在老岳母的身上擦拭,然后,一根根金针就进入到了老太太的身体当中。

本来好好的脑袋,转眼之间就被扎成了刺猬。

他看得有些咋舌,心里面也不禁跟着乱颤,哎呀,这这这这人还能要么?

答案是,能。

在经过林梦雅的紧急抢救下,老太太竟然悠悠醒转。

她茫然无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很显然,还没有接受自己居然还能活着的现实。

“老夫人,眼睛看着我的手指。”

老太太下意识地就遵从她的指挥,双眼有些木讷地跟着她的手指移动。

林梦雅看了下,还行,神智还算是清醒。

她依依拔下了银针,然后给老太太喂了一些能保护心脉的药。

“宫......大夫,敢问我老岳母这是,保住命了么?”

俞惊鸿到底还是想起来了,连忙就改了称呼,没把林梦雅的真实身份给爆出来。

林梦雅摇了摇头,说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抓紧时间道个别吧。”

老太太伤得太重,不仅仅是外伤,还有非常严重的内伤。

尤其是心脉,现在脆弱的就像是陶瓷娃娃,稍微碰一碰就要碎。

俞惊鸿似乎是有了心理准备,但眼眶还是更红了些。

“好好好,能撑几日是几日。大夫,我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我们......”

“行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我先去看看其他人。”

林梦雅飞快地转身去看看其他伤患的状况。

刚才她到了这里,就一路吩咐跟自己来的人先做急救,然后再按照伤势的轻重进行标识。

伤重马上就要咽气的,当然会得到最优先的救治。

但这里的伤患的伤都很重,林梦雅带着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才算是把人暂时稳定住了。

不过就这,还是有三个人就跟孙老夫人的状况一样,只能再活个告别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