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3297章 一只立足混沌中的乌鸦
<b>最新网址:</b>这座城池名叫“当归”。
寓意通俗易懂。
而这座城的秩序,则由五大天谴神族轮流掌控。
而今,坐镇当归城的是天谴神族“太昊氏”。
为何在原界起始地修建有这样一座城池?
为何还有酒楼、药铺、商行等等店铺?
这一切,皮文山一一给出了答案。
核心就在于,作为命河起源第一试炼之地,太过特殊,也太过重要!
这里的试炼之地足可让任何强者实现修为上突飞猛进的蜕变。
这里的机缘之多,更是让任何修道者都无法拒绝。
最重要的是,哪怕五大天谴神族,也无法独占原界!
因为只要有混元钱,满足前来原界的条件,皆可以来到此界闯荡。
在原界,地大物博,物藏富饶,可却都无法从原界中带走。
而修道者闯荡原界,需要趁手的道兵,负伤时也需要道药修复。
于是,就有了专门在原界炼器贩卖的商行、炼药售卖的药铺等等。
原本分布在不同天域、不同区域、不同势力的修道者,如今却能在原界中汇聚,也让原界成为天下间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无论四大天域发生何事,只要有修道者进入原界,就能第一时间传出去。
可以说,原界也是天下消息汇聚和扩散的一个中枢!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命河起源太大,每一座天域的疆土皆堪称浩瀚无垠。
哪怕是那些顶级道统,要想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到发生在天下各地的消息也极其之困难。
可有了原界之后,就不一样了。
毕竟,无论身处天下任何地方,都能抵达原界,这也让消息的聚散变得容易起来。
故而,在当归城中,也是分布着许许多多的探子,专门就是为刺探情报而来。
当然,能够这么做的,都是不差“混元钱”的顶级大势力。
一般的势力根本玩不起。
了解到这些,苏奕才终于明白原界的特殊之处!
也不怪五大天谴神族的力量,会轮流镇守在此地。
“前辈可需要购买一些趁手的道兵?”
当归城中,皮文山问道。
苏奕摇了摇头,道,“你手中可有原界九重天的秘图?”
原界共分作九重天。
每一重天,各有不同。
“有!”
皮文山不假思索回应,“但,依鄙人之见,若前辈要去闯荡,大可以选择和他人一起同行,若孤身行走,太过凶险!”
原界保留着混沌纪元最初时的风貌,也分布着一些只有在混沌纪元最初时才能见到的诡异生灵和天灾地祸。
别说一般人,就是那些顶级大势力的强者,也往往会结伴而行,极少会选择独自行动。
“不必。”
苏奕拒绝了,他习惯了独来独往,向来不喜结伴而行。
皮文山明显很吃惊。
能够进入原界的,最弱都是永恒道途上的强者,自然不可能是蠢货。
相反,道行越高,眼界越宽阔之辈,就越清楚独自行走原界是何等危险的一件事。
像在那些顶级道统中,更是明令禁止门下强者独自行动。
而眼前这位“主顾”明显不是初出茅庐之辈,却犹自选择独自行动,这让皮文山如何不意外?
最终,皮文山没有再多说什么,取出一个玉简,递给苏奕。
“前辈,这是原界九重天的秘图,但其中标记的地方只是一部分,大部分区域皆是未知之地,那些未知之地也往往藏有不为人知的致命危险。”
皮文山解释了一句。
“多谢。”
苏奕收起了玉简。
皮文山笑着还礼道,“何谈多谢,前辈满载而归时,也是鄙人获益之日!”
苏奕忽地道,“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同行?只要你答应,无论什么价钱,由你来开。”
皮文山一怔,旋即笑着摇头,“承蒙前辈看得起,无奈鄙人只是个商贾,只做买卖,不涉危境,还请前辈理解。”
苏奕认真道,“若你答应,我可以保证,至少能让你修为更上一层楼,并且我所获得的机缘,皆会分你一半。”
皮文山却还是拒绝了。
苏奕不免有点遗憾。
他对这皮文山的感观很不错,也想有更多的时间从对方那了解一些事情。
可很显然,对方不愿冒险,更不相信他画的大饼会否兑现。
皮文山取出一张黑色玉书,“前辈,这是一纸契书,由我貔貅古族的秘法炼制而成,您只需在其上留下一道印记,咱们这桩买卖就算做成了。”
说着,他又补充道,“若四十九天内,前辈发生什么差池,法体从原界消失,则这一份契书会随之燃烧销毁,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若四十九天后,前辈安全返回,则鄙人可以第一时间和前辈相见。”
苏奕接过黑色玉书,深深看了皮文山一眼,“最好如此,说句大言不惭的话,一旦我留下的印记气息泄露,于你们貔貅古族而言,绝对是祸非福。”
皮文山眼皮狠狠一跳,心中凛然,不过也谈不上多顾虑。
他认真道:“前辈放心,这天下皆知道,我貔貅古族的信誉,比性命更重要!”
苏奕当即在黑色玉书上留下一缕印记,而后交给皮文山,“你是个不错的向导,等我回来时,请你喝酒。”
说罢,他大步朝远处城门的地方行去。
皮文山收起黑色玉书,看着苏奕远去的地方,暗道,“喝酒倒也不必,只要你能活着回来,于我而言就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旋即,皮文山唇边浮现一抹笑意。
但凡前来第一次前来当归城的强者,都不愿和他们貔貅古族做交易。
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认为他们收费太贵,和宰人也没区别。
就连这当归城中,都讽刺他是“心黑如碳皮老五”,背负这样一个坏名声,让皮文山这些年里几乎没做成多少买卖。
好几次眼见买卖都快成了,当听说他这个“心黑如碳”的名号,最终也泡汤。
“这一次,总算开张了!”
皮文山心中很是感慨。
至于那位“主顾”姓甚名谁,又是什么来历,他根本不在意。
因为只要有那一纸契书在,就够了。
“那家伙敢于孤身行动,必然非寻常之辈,可就凭他三言两语,就想让我一起陪同,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想起苏奕的邀请,皮文山不禁莞尔,摇了摇头,大步而去,打算试一试,能否再做一笔买卖。
路边一座酒楼屋檐上,立着一只黑乎乎的乌鸦。
看着皮文山离开的地方,乌鸦忽地抖了抖羽翼,发出含糊的自语声,“商贾之辈,终究是福薄啊,接不住这改运逆命的泼天的大富贵,这辈子充其量也就和那没屁眼的老貔貅一样当个守财奴。”
乌鸦忽地低头,朝酒楼的一个临窗位置瞥了一眼。
旋即,乌鸦振翅,忽地一掠冲霄而起,立在天穹深处的混沌之中。
原界九重天,天外尽混沌。
而乌鸦,立足混沌中。
“剑帝城大老爷,不管你是以前的萧戬也好,现在的苏奕也罢,既然如今又来了,那我倒要看看,你孜孜以求的那一条大道,究竟走不走得通!”
乌鸦用鸟喙梳理着羽翼,其身影则渐渐像雾霭般消融在无尽混沌中。
那座酒楼中,一袭玉袍、气质飘逸绝俗的太昊云绝坐在那,正在饮酒。
那支陈旧泛黄的竹笛,就搁在酒桌上。
“传信给第九重天的人,我今日就会启程前往‘问祖心碑’所在的试炼之地。”
太昊云绝将杯中酒饮尽,“让他们做好迎接的准备。”
“是!”
酒桌一侧,立着一个老奴,当即领命而去。
“就是不知道,那‘知道者’如今是否还在这原界第九重天……”
太昊云绝皱眉,拿起桌上的泛黄竹笛,轻轻以指尖摩挲起来。
世上极少有人知道,祖灵根是可以带进原界的!
这支由祖灵根炼制的竹笛,就是如此。
太昊云绝此来寻找“知道者”的唯一依仗就是,手中这支竹笛,能够引来“知道者”的注意!
“只要能得到‘知道者’的指点,我必可以找到混沌劫海中那一桩造化,如此,就能踏上那一条只有在混沌纪元最初时才出现过的无上道途!”
太昊云绝眼眸变得坚定起来。
为了那条道途,他已筹谋太久,这一次不管如何,也要找到“知道者”!
太昊云绝同样是今日抵达原界。
也才刚刚坐在这座酒楼中。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苏奕曾在酒楼外路过,离开了当归城。
也不曾察觉到,就在他所坐位置的房顶屋檐上,曾有一只乌鸦伫足过。
当归城外。
是一片绵延无垠般的古老大山,散发出原始、古老的蛮荒气息。
天穹高远,浩渺深邃。
苏奕站在城门外,望向天穹,眉头微皱。
刚才在城中,他那早已凝聚出“心命法相”地步的心境,感应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神秘气机。
那感觉,就像被神秘不可测的“上苍”瞥了一眼!
虽然这一缕气机一瞬就消失不见。
可苏奕确信,那不是幻觉。
之前,曾有某个独特而神秘的存在,“看”了自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