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之从僵约开始 > 137章 走向
<b>inf</b>虎蛟从吸取情绪力量中醒来,看着自己已经没有外伤的身躯,不由得开怀大笑。
仪式现场上虎蛟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危险,但是那滴血就不好说了。
想到那滴血,虎蛟不由自主的想要吞下的强烈冲动浮现在心底,要不是虎蛟反应迅速,用自身的体表的保护自身的液体包裹住血液虎蛟已经把血滴吞了下去。
祈神仪式血液与灵境,太多太多要虎蛟去思虑其中的关联。
在灵境走了一遭,脑海中太多的知识需要消化,嗜血一族的前途在灵性之中,或者说是自己的前途。
“可是嗜血一族的灵性都是阴性,需要在阴性中诞生一点真阳,血脉者是阳性,需要诞生出一点真阴。”
“我的脑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想法?我以前又是怎么样的?”
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想了许久的虎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眼神幽幽,决定找到玃如与蛊雕再做计较,这也是虎蛟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虎蛟从湖底浮上水面,看向了领地所在的方向,别过脑袋随即扇动翅膀,飞上天空,往两者有可能所在的地方飞去。
虎蛟出现在了一处悬崖峭壁上,虎蛟停了下来,虎蛟感受到了蛊雕的气息。
虎蛟发出啾啾啾的声音,在悬崖边上的一处洞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只是感受不出距离。
虎蛟立在洞口等了越久,蛊雕从洞里出来,在洞口中,四目相对,两者一时间竟觉得亲切。
缓过来的虎蛟与蛊雕一同开口:“祈神仪式,灵境。”
这两者词汇一出现,两者从相视的眼中看到了惊奇与恐惧。
虎蛟拿出自己处理好的血液,两者看着这血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两者一番商议,决定去找玃如,因为玃如成为嗜血者时间最长,实力最强,也是最年长的嗜血者。
两者飞过了不少山林,总算在一片山林中找到了玃如,玃如眼神幽幽的看着一同前来的两者。
玃如的伤势已经好了起来,只要重新聚气嗜血兽,就恢复到强势期,从玃如身上感受到了灵境的气息,想来刚从灵境出来。
“祈神仪式,灵境。”虎蛟试探性的说着话,想从玃如脸上看出点什么。
“看来我们碰到了相同的事。”玃如一脸确定的说到。
虎蛟拿出血液,说着血液的来历,玃如点头。
在这一团血滴中,漏出了一丝缝隙,醇香从其中穿出。
就算玃如有了心里准备,可是还是没能控制住,血脉直接暴动,玃如一把夺过血液吞了下去。
玃如身躯随即出现了变化,在玃如本体与人形中不断变幻,如此九九八十一秒后,玃如稳定在了人形盘坐着。
玃如只觉自己从没有过如此清醒,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的知识,知道了自己是什么情况。
“血脉者与嗜血一族就是一阳一阴,灵性从血脉中得到升华,从身体中实体化出来,再由灵性走入灵境。”
“血脉者的灵性相对我们更加的完整,血脉也没有我们这般混乱,根基稳固。”
“我们需要做的是补全灵性与血脉,血脉需要强化。需要我们吞噬血脉者的灵性,或者在灵境中吸阴性情绪力量,在阴极中化出阳,在阴阳中补全自己。”
……
韩易世恢复了人的形体,也知道了天柱肉身是什么情况。
“原来自己现在了肉身与灵性的分离中的灵性,肉身承载着阴性力量,代表着超脱的一条路;灵性又代表着阳性的力量,代表着又一条超脱的路;只是不知道那一条路能走到终点,又或者全都能走到终点。
“只是肉身那条路需要付出代价太大,大到韩易世选择了分裂自己,期望走出新路;我即是后手,也是制衡,也是决绝的手段。”
“现在的天柱肉身已经开始动作,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天柱肉身走出了关键的一步。不然我的表现就是明证。”
天柱肉身从灵境回到了肉身,天柱肉身感受到了天地中的杀戮,杀戮的生灵的生机通过天地不断的汇聚到天柱肉身中,血脉在其中不断成长,而天柱的一部分成为了天柱肉身的一部分。
“我的路途开始!”
“天地之灵该你出招。”
“韩易世,另一个我,你的路途走到哪里了!”
天地之灵的样貌已经没了韩易世的样子,天地之灵手一招,一根木棍出现,木棍悬在天地之灵面前。
悬着的木棍发出虹光,本来的形体出现了形变,成为了一摊液态,从液态慢慢成了一道玉简,上面的大道文字不断出现,又消失,如此循环,直到玉简成为一个古朴的玉简,落在天地之灵手中。
“传播到全世界。”
“灵境!”
“血脉觉醒,灵境,灵性行走,阴阳合一。”
……
玃如已经不能进入灵境,原本的血脉能力已经不能使用,而是以那滴血为血脉本源。
嗜血一族决定兵分两路:
虎蛟一个俯冲,窜入河中,去的方向正是领地所在,因为玃如决定亲自来一次祈神仪式,而这一次的材料是血脉者。
虎蛟来到了领地边的河中,探出两个眼睛,借着夜色,看着领地,寻找下手的机会。
一个血脉者从屋子里出来,那些一个桶,正要取水,虎蛟找准机会,一片翎羽极飞向血脉者的脖子。
翎羽脱离虎蛟的翅膀,成为黑色的片状,切断了血脉的首领,没有血液喷出,伤口在翎羽切过时把伤口封住了。
虎蛟把血脉者拖入水中,用体表液隔绝了水对猎物的浸泡,让其自由落在河底,再次潜伏下来。
领地内,在血脉者很久没有打水回来,血脉者不见踪影时,集结人马来到河边查看情况,领地随即戒严。
但是没能发现有用的线索,也只能戒严,出行也是两两出行。
虎蛟在等待的时间中,在虎蛟的用心观察中看到了血脉者自由进入灵境,从灵境回来都是进步不小,灵境在血脉者中早早传承。
在夜色中,虎蛟离开了河中,来查看的喜在水中找到了一个水桶与虎蛟流下的体表液。
回来的虎蛟看着玃如与蛊雕身后有零星的几个嗜血者,身上有着灵境的气息。
“牵引凡兽进入灵境,凡兽不能承受灵性的剧烈变动,都在灵性与血脉的异变中成为一坨只有生命力的肉团。”玃如对着虎蛟说到,一边指着一些肉团。
活下来的自然而然的成了嗜血者,可以沟通灵境的嗜血者。
玃如用虎蛟猎杀的血脉者血肉与肉团,举行仪式,向天柱肉身祈求,天柱肉身设下反馈机制自行反应,传来一滴血,玃如吞下血滴。
两者的仪式所得都是一样的,血滴能强化血脉,身躯,增强身躯吞噬的本能。
血脉吞噬血脉增强着,玃如比之前更强大了,无以轮比的速度,比之前更加坚硬的身躯,无比灵敏的感官。
三者不由得想到了这血液有后手,可是已经由不得三者了,而且能真实的增强玃如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