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 > 第29章 (新年快乐)许沁的婚后生活终
<b>最新网址:</b>高考,向来被称为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外界对其评价褒贬不一,但是大多不得不承认,对于很多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高考是人生中减少阶级差距的的第一个机会。
许沁今天没有去上班,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她作为母亲,理所应当地要去为女儿送考。
她早提前半个月就和医院告了假。
这次批假批得很顺利,高考在这个国家的意义毋庸置疑。
况且市三院里的老人都知道,自从离婚之后,许沁的生活重心除了工作,就是这个女儿。
曾经对许沁的那些不满,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烟消云散,反而是随着年月增长,医院同事们对许沁的同情多了几分,在无关竞争的平日里工作上或多或少还是会照顾着些。
许沁边把买来的油条摆盘装好,端到了餐桌,又放了几个鸡蛋,把煮好的粥盛好端上。
唔,粥是皮蛋瘦肉粥,在许沁如今的食谱上,没有白粥这一项。
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许沁来到一个房间前敲门问道:
“甜甜,起床了没?妈妈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你快点洗漱一下,吃完早餐后检查一下文具还有准考证那些。尤其是准考证,每年高考新闻都有考生忘了带准考证,结果连考场都进不去。你可千万不能这样。唉不行,我先帮你检查一下,你那些东西放在哪里来着?”
房间里响起拖鞋走动的声音,随之房门打开,一个长相清丽,眉眼很好看的少女走了出来,但是从美少女的嘴里吐出的话却不怎么好听:“妈你烦不烦啊?一大清早就吵吵吵,烦死人了!我待会还怎么考试啊!”
“啊,那妈妈不说了。你快去刷牙,吃完早餐我送你过去,早点到早安心。”
宋甜没有接话,白了许沁一眼,从她身边径直走过,一头扎进了洗手间。
“砰“!
洗手间的门发出了重重的撞击声。
闻声许沁眉头顿时紧皱,这孩子是越来越叛逆了,但是想到今天高考第一,为了不影响女儿的考试状态,她只能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硬生生把涌到胸口的怒火压了下去。
吃早餐的时候,许沁还是没忍住多叮嘱几句:“考试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万一被考官误会为了作弊被盯上就不好了。”
“答题的时候要看清楚题目问的是什么,审好题目再下笔。”
“遇到难题不要慌,先跳过这部分,把自己能做的题目先做完,把该拿的分都拿到先。”
“写完了不要想着提前交卷,利用好剩余时间再好好检查一下答案,兴许能检查出一两个错误。多拿一分,排名就可以拉开几百几千人。”
“这油条还有两个鸡蛋一定要吃掉,寓意一百,吃了讨个好兆头。”
“还有.....“
“啪!“宋甜直接把手上的碗给摔到了桌上,里面没有喝完的粥洒了出来。
“妈,你知不知道听你说话听得我心烦意燥,待会还考什么考呀,干脆直接交白卷得了!说好了不说的,你还一个劲地在那里说,你究竟是想不想我考好啊?你要是不想让我考好那就直说,我不是不可以弃考的!”
女儿的不理解让许沁很难过:“甜甜,妈怎么可能不盼着你好呢?妈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工作,每天忙着忙那都是为了谁呀?还不都是为了你!我们家什么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只有高考考出头,才能有个好点的前途。妈只想你未来能过得好一点,不要到了以后,才来后悔今天为什么没有更努力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能不能别再说了啊,这些话你都说了几百遍了,听得我耳朵都生茧了。我们家什么条件?要是投胎能选,我也不想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有个大烂人父亲,小时候天天被人上门追债,后来还酗酒,一喝酒就喜欢摔东西打人,你和我被打得还少吗?
就算你和他离婚了,他也三天两头跑来闹事找你要钱。要不是前阵子被查出了嗑药,被抓了进去,我连高考都不得安宁。你说,就这样的家庭环境,我怎么能好好学习?高考?你女儿现在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考个本科就是祖坟冒青烟了,哪来的好前途。
你要是真的为我好,那就去找舅舅道歉,说说好话,他只要点点头,帮我安排一下,不比高考有希望吗?”
说到这里,宋甜眼睛绽放光彩。
她没察觉许沁脸上已经阴沉如水,继续说道:
“妈,年初我们学校邀请回来演讲的那些优秀毕业生,混得最好的一个也就是在国坤集团下的一个子公司当总监,说白了不就是舅舅手下的一个小卒,高级打工人而已。
舅舅抬抬手,我这个学长的终点说不定还不如我的起点呢。
再说了,高考也没什么意思,清北在世界排名也就那样。要不我不考了吧,让舅舅安排我去留学。听说哈佛那边只要捐一座图书馆就可以拿一个入学名额,我舅舅那么有钱,一座图书馆算什么?
妈当初你不也是这样吗?外婆帮你在漂亮国找了所好大学,回来还帮你把工作都安排好了。要是你没和外婆那边闹翻,有孟家的关系在,你就不会升职总被卡住了。
妈,你就低个头吧,这样我们就.....“
“嘭!”
白瓷碗在地上砸了个粉碎,碎片四溅,许沁能感觉到有碎片划过自己的小腿留下划痕后的一些刺痛,但是她此刻的心更痛!
痛彻心扉!
女儿的话化作利刃,在她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身躯上反反复复划出更多的伤口。
让她低头?
她为什么要低头?
她哪里有脸面去低头?
这么多年一个人艰难地维持着这个家,拉扯着女儿长大,她都没有选择回头去求孟家。
她心里清楚,只要她愿意低头道歉,孟宴臣说不准,但是孟怀瑾和付闻樱那边,是有可能愿意原谅和重新接纳她的。
可是!
如果这么做了,她又算是什么?
不低头,不回头,是她的倔强,也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
但是听听看,她这个养育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在说些什么?
这是在揭她的疤,往她的伤口上拼命撒盐啊!
可是,不能发火!
甜甜还要高考,一切等高考结束后再说!
残存的理智让许沁努力地偏过头,不让宋甜看到自己狰狞的表情。
她死死地捏着拳头,牙关咬紧,一阵急促地呼吸之后,许沁站了起来,拿来扫帚收拾地上的残局:“吃完了?吃完了就走,好好考,别想些有的没的。”
许沁的声音有种无力的坚定,无力是给自己,坚定是给宋甜的。
死了那些心思吧。
她不会为了宋甜去求孟家的。
“哦,好。”宋甜弱弱地接了一句,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许沁刚才的反应把她给吓怕了,毕竟只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生,那点叛逆在在母亲的怒火面前被暂时压制,她还是收敛了一下,做个小鹌鹑。
宋甜被安排在了市二中这个考场,距离地铁不是很近,许沁早早就预约好了出租车。
一下车,就看到了长长的队伍,那是排队接受检查的考生,外面人群环绕,不是送考的家长就是老师。
许沁再检查了一次宋甜的东西,没有什么遗漏,这才放心地说道:“好了,你也进去吧。好好考,妈妈在外面等你。”
宋甜点点头,刚想说话,人群里就起了一阵喧哗声。
许沁和宋甜都朝着声源方向看去,今天是高考,难道还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入眼的一幕让许沁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孟宴臣!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刚才喧哗声的质疑瞬间被抛到脑后,连续三年被福布斯评为内地富豪榜第一名的人到哪里都会引来轰动。
从孟家离开之后,许沁就只在新闻报道上看到过孟宴臣,这还是第一次在线下见到他。
近二十载不见,孟宴臣身上却看不到多少时光流逝的痕迹,保养极好。
相反,许沁回想起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她才四十多岁,但是被岁月蹉跎,看着就和五六十岁的人差不多。
老天何其不公,时光在两人身上竟出现了不同的流向。
许沁的视线不愿在孟宴臣身上停留太久,向右移动,落在了一个挽着他手臂的温婉女人身上。
女人气质典雅,一颦一笑都透着和煦亲人的气息,凝如白玉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隐隐有些发光,和旁边的一个背着书包,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小女生站在一起,就像是两姐妹一样,不知情者绝对猜不出来这两人是母女。
那是孟宴臣的妻子,叶子。
许沁没有刻意去留意孟家的消息,但是她很难不知道叶子的存在。
十几年前的那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在各个媒体都是热搜前列,在本地媒体更是连续霸榜一周,流出来的照片和视频都成为了人们的话料。
市三院的人也热议了很久。
更何况,在结婚之后,叶子没有洗手作羹汤,守在孟家老宅里做一个家庭主妇。
反而是和她的婆婆付闻樱一般,在商业上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名头,频频出现在商业媒体的镜头之下,登上各种杂志周刊的封面。
近几年还接过了孟家下属的几个慈善基金,被媒体冠上“慈善女王“的称号。
许沁所在的科里,就有一个项目是和叶子管理的基金会相关的。
存在感如此之强,许沁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无视。
“舅妈真美~”
成熟女人的魅力和少女的青春活力在叶子身上完美地融为了一体,斩男更斩女,宋甜看得眼都痴了。
自觉被又狠狠地捅了一刀的许沁眼中神采微黯,视线继续转移,最后落在了叶子旁边的小女生上。
这个小女生许沁也认识。
孟宴臣和叶子的长女,孟知叶。
燕城有名的天才少女,有“钢琴公主”“别人家的孩子““天才儿童”等诸多美称,去年就已经登上了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学业方面也不比艺术领域差,连续跳级,明明比宋甜小了几岁,但是两人却是同届考生。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孟宴臣和叶子会出现在这里了。
不管身份地位如何,今天的他们也都只是万千送考家长的一员。
想明白这点的许沁内心更是难受,目光下意识地分了一些到宋甜的身上。
如果宋甜能有孟知叶那孩子的一半,那该有多好啊....
宋甜浑然不觉母亲此刻想法,她看着孟知叶的眼里满是羡慕,这般众星捧月的待遇,是她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的场景。
孟知叶是孟家的公主,而她,本来也应该是孟家另一位公主才对。
如果不是妈妈瞎了眼,当初为了一个烂人,执意要和孟家断绝关系,被人群环绕艳羡的,应该还有她!
想到这里,宋甜的眸底闪过浓浓阴霾,带着怨恨和不满的视线也下意识地望向许沁。
意料之外的视线碰撞让两母女身体都颤了颤,两人目光稍触即分,头偏移向相反的方向,气氛陷入了一时的尴尬。
所幸尴尬结束得很快,要入场了。
许沁目送宋甜排队进入考场,等到宋甜的身影消失在一栋教学楼里后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
回头望去,再没看到孟宴臣和叶子两人,只看到了一辆缓缓驶去的黑车。
从始至终,孟家人都没有朝她看过一眼。
人间最悲哀的,莫过于被彻底地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