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狂徒下山:我有五位绝色师父 > 第19章 龙啸云准备突破
<b>inf</b>院墙的墙头上整整一圈,放满了狰狞的头颅。
这些头颅个个满脸是血,血红色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不甘。
由此可见,他们身前经历了怎样恐怖的摧残,
整个院子完全就是一个血池,血红色的血浪上下翻滚着,伴随着滚动着的是血肉和残肢断臂。
尽管经过阵法的封闭,依旧扼制不住外溢的浓郁血腥气。
院子的周围插着密密麻麻的血色旗帜,二十多名穿着血衣的男子将院子团团围住,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在外面是四名气息强大的血袍老者。
院子靠山的一侧的一棵大树上,站着两名气息深不可测的老者。
“多谢黑鸠兄抽空帮我护法,血滴子感激不尽!”血滴子向身边一个黑雾笼罩的人影抱拳。
“你这样说就见外了!”
“我黑暗神殿和猎杀门本就是一体的,要不是有你送给我的功法,我也不会有进阶武圣的希望!”黑鸠声音沙哑。
血滴子摆摆手“没有你送我的血刀传承,我们也不会造就血刀这个妖孽,如今血魔刀也已得手,只等他突破武帝,我们就可以横行天下了!”
“什么杀神在血刀眼里狗屁不是!”
“要不是上面让我们等何先生醒来,血刀突破我们就可以杀上恶龙山了!”
桀桀桀!
黑鸠怪笑“那几个女人本来就是我们的,这些年养肥了宰了吃味道肯定不错。”
“血刀晋级了也不能大意,守护者家族那三个老家伙也要晋级武圣了。”
血滴子点头“守护者家族不足为虑,只要我们给够了血丸他们就是一条疯狗,让他们咬谁他们就要谁,哈哈哈!”
“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他们就完蛋了!”
“可不是!”黑鸠身上的黑雾剧烈翻涌“守护者家族彻底败在他们这一代手里了。”
“他们迟早会成为我们的附庸,到时候这龙国”
“嗯?”
血滴子忽然皱起了眉头,看向了院子中央“好像不对劲儿!”
一名身穿血袍的年轻人盘膝坐在新搭建高台之上,双手不停地舞动着某种法诀。
年轻人的脸型轮廓还算端正,只是整张脸都成了血红色,眼睛都是猩红的,看起来很是吓人。
这人正是龙啸云,猎杀门的天才弟子,被誉为龙国年轻第一高手。
这两天猎杀门猎杀了不少武皇,还有一些武帝和准武帝,做成了这个血池帮助龙啸云突破。
他一旦突破武帝,必然会成为龙国武帝境界战力第一人,傲视群雄。
而且,龙啸云会帮助何真孝突破武圣境界,到时候猎杀门将会无法被遏制。
嗡嗡嗡!
以龙啸云为中心形成一个血色漩涡,周围的血气乳燕归巢般被吸进了他的身体。
他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从武皇后期突破到了后期巅峰,到了武皇巅峰境界。
并且他身上的气势还在上升,很快就到了准武帝境界。
从武皇巅峰到武帝武者体内的罡气会有一个质变,但同时也需要大量的能量才能帮助他突破。
院子里的血池里充满了血气,对血刀来说已经足够了。
啊!
龙啸云发出一声长啸,血刀随风舞动,血红的眸子里射出红光看起来极为妖异。
龙啸云大喝一声“都给我过来,给我突破!”
呜呜呜~
血池里的血气化作一大血色股洪流冲入龙啸云的身体。
他的整个身体鼓涨起来,身上的气势还在稳步上升,很快就到了临界点,就差临门一脚就会进入武帝境界。
他张开手掌,掌心出现一枚长方形的血色令牌,龙傲天如果在此一定会认出来,这枚令牌和他手持的令牌一模一样。
哈哈哈!
龙啸云仰天大笑“愚蠢的龙傲天,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给你的令牌叫子母令牌。”
“等我进阶武帝境界就是你死亡的时候了,我让你活了这么长时间,你活够了也该死了。”
“我从一开始没有杀死你,给了你改过的机会,可惜你不珍惜,那就别怪我对你无情了!”
“老东西,死吧!”
他怒喝一声,将周围的血气一股脑全部吸进了体内。
咔嚓一声!
他体内的某个枷锁碎裂了,身上的气势又开始节节攀升起来。
枷锁破碎后面就是丹田的扩张,丹田扩张一倍,紧接着是罡气质量的压缩,压缩到极致就会彻底巩固境界。
中间只要不出意外,龙啸云就会晋级武帝境界。
现场有这么多高手保护,加上山都被封了,按理来说他是绝对安全的。
哈哈哈!
“我突破武帝了!叶凌云,我马上就来取你的狗头!”
龙啸云仰天长啸!
他一咬牙向手中的血色令牌捏去。
在他看来,捏碎这个令牌非常简单,捏碎了令牌龙傲天就会立刻死亡,毫无幸免之理。
忽然,异变突起!
嗡!
血色令牌忽然发出一道血光,砰地一下子爆炸开来。
令牌爆炸的威力不大,可对于正在突破的龙啸云来说却是威力大到了极点。
正在扩张的中丹田被这轻微的震动给打断了,出现了微微一滞。
这个并不要紧,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
立刻,丹田内正在压缩的罡气也忽然停止了。
罡气压缩停止,直接造成原先已经压缩的罡气猛然膨胀起来。
这个过程就像一根弹簧被压缩到了一半时,忽然松开了。
但弹簧的压缩力量远远不如罡气压缩的力量,压缩后的罡气忽然爆发开来,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
轰!
龙啸云的中丹田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汹涌狂暴的罡气在他丹田内肆虐起来。
立刻,进入龙啸云体内的血气能量也变得狂暴起来,在他的经脉内乱窜乱跑。
噗~
龙啸云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几条较弱的经脉直接破裂了。
这还没有结束。
狂暴的能量在他体内继续肆虐,剧烈的疼痛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啊~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老东西!是你搞的对不对!”
龙啸云怒吼一声“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