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 第096章 风月无边
<b>inf</b>「这是你的命劫?」乔霸先若有所思道。
拓跋菩萨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这些天外使者与原着中的‘仙&quot;实际有异曲同工之处,而对拓跋菩萨来说,则需要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
这一刻,乔霸先对其说辞有了那么一些信任,毕竟都是宿命身,所以很清楚命劫这两个字所包含的重量。
「那接下来的突破点」
「关键根本不在你我。」拓跋菩萨语气有些沉重,面对四位火力全开的法相境圆满,聚集在场众人之力也没有一丝把握胜过对方。
当然这里指的是,除了秦凡之外,已经确定决心并暴露出自身战力的这些本土武者。
随即拓跋菩萨认真的看向乔霸先问道
「你对鬼尊有多少了解?」
「你是指?」
「面对四位法相境圆满级高手的围攻,他能坚持多久,此外其突然出现,应该不代表没有后手才对,那么风陌和月飘零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
「但我清楚,他既然现身,就表示其心中有一定的把握。」
「啊?」
「因为他是鬼尊大人。」
拓跋菩萨眉头一挑,原本略显焦急的心态反倒是平稳了许多,而乔霸先这番看似没道理的话,实际才揭露了最关键的答案。
只因为他是鬼尊。
唯有在山海界内的这些武者,才明白这几个字的含金量有多重。
「那么我们」
「站到一旁。」平淡的声音传入在场几位法相境强者的耳中。
是秦凡。
其手里还在凝聚着魔种,一颗又一颗的喂给自己的元神,对已经将其牢牢包围的四位法相境圆满境强者,以及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岳迟宗,完全视而不见。
而他的目光则是一直在打量较远处的那座代表第一天的天塔。
「还不够吗」
其口中的低喃传入四方,但在场众人却不知这句话是说给谁听。
直至包大勇(武威王府使者一号)沉声道
「开干了诸位!」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音爆声从其脚下响起,他直接如饿虎扑食般,朝着秦凡猛冲而去。
与之配合的二号使者则是手持长剑,凌厉剑光环绕周身,紧接着化作一道剑芒,从另一方向直攻秦凡!
禅嗔和禅痴对视一眼后,没有选择近战,两人齐齐双手合十,浩荡佛光覆盖四方,在其同时凝结出一道金色大手印后,两尊佛陀法相也已现身!
当二者一同推出手印,于秦凡的上空则是凝练出一道金色的手掌,掌心处的卍字将秦凡牢牢压制,只等掌印落下的瞬间,一切归于尘埃!
这一刻,四人的联手虽达不到一加一加一加一大于四的威力,却也将四人的战力完美展现,不会出现互相干扰的现象!
而处于攻击中心的秦凡,手中还在凝聚着魔种,目光则是四处转移。
他先是看了看不再选择于战场外围当观众的知宁师太,又瞄向周身雷电气劲爆裂,身后已经浮现出一尊沐浴在万千雷霆下的巨人法相的岳迟宗。
最后转向还在操控着小塔镇压魔佛殿,但一双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师休。
「果然还是不够。」
这一瞬间,秦凡自己给出了答案,只是其话音很轻,更被四周嘈杂的战斗声完全掩盖,唯有与之已经非常接近的包大勇听入耳畔。
随即其眼角不经意的跳动了一下,速度却开始放缓,
甚至在千分之一秒的犹豫后,猛地朝反方向撤去!
这一转变让众人惊异不解,特别是已经更加接近秦凡的二号使者,其所化的剑芒四周正溢散出锋锐剑意,更席卷出一道搅碎世间万物的剑刃风暴!
他不懂包大勇为什么突然打退堂鼓,而与对方不同的是,其已经属于箭在弦上,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因此,其心中放下了那忽现的一丝犹豫,作为一名一往无前的剑客,他选择忠于自己的剑!
杀!
当确认与秦凡的距离只有九十米时,其眼中精光大放,凝结的杀意汇聚剑气,更让其自身的剑芒浮现出一层浓郁的血色!
血色?
二号使者看着覆盖在周身的一片血红,本是充满决意的眼神顿时被茫然填满。
为什么是红的?
在他心底再次发出疑问之际,元神之力注意到的包大勇、禅嗔和禅痴三人的神情,都已被浓浓的惊骇所充斥,包括本要愤然发力的岳迟宗。
其周身闪烁的雷电之光,好似也充满了一种愤怒的情绪!
他在怒什么?秦凡不是已经成为瓮中之鳖,在我们四人的围攻下,必然只会有身死这一条路了吗?
二号使者无法理解,就像他搞不懂自己到此刻为什么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一样。
莫名的他突然感觉到全身传来阵阵剧痛!
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刀子在刮下自己的一层层皮肉!
‘我的胳膊&quot;
他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双臂,其上已经露出森然白骨,挂在骨头上的血肉还在以极快的速度被撕裂!
撕裂?有什么东西在攻击我吗?
这一刻,其全身的痛觉仿佛被同时唤醒,直至灵魂深处的极致痛楚让其面目表情变得极度扭曲,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喊出来,结果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感觉不到了!
自己的嘴巴,自己的手臂,自己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包括所紧紧握住的剑柄触觉,好似也在一瞬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是他在意识完全消失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砰——!
秦凡看着冲至面前又悍然跌落的一副白骨,神色淡然的将其一身战利品收好。
等到他抬头望去之时,之前似山峰大小的金色掌印也被一股无形力量湮灭。
众人震惊不解的望着那道淡定又优雅的身影。
他们看不懂,但有一人却察觉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滚出来!」
岳迟宗愤怒的大声喊叫着!
且其手中凝聚出的一道紫色雷柱也直接轰向秦凡!
唰——!
一瞬,雷柱被切割成四散的点点紫光,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出了隐藏在秦凡周身的是什么!
是风!
无形又锋锐的风充斥其四周百米,即使以法相圆满境强者的体魄也难以抵挡!
那名被刮成白骨的二号使者,已经用生命诠释了其中的危险性!
而能用出这种手段的,仅有一人!
「差不多了吗?」
「和预想的一样。」
「那么扩大范围吧。」
「好。」
幽幽的声音充斥着这方天地,岳迟宗脸上的愤怒被惊惧填满,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大声道
「来我这边!快!」
这个时候,同样身为东煌一系的包大勇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冲向岳迟宗,他也看到岳迟宗取出一块青蓝色的神印,其上有龙凤之纹盘绕,所散发的神圣气息让人不由
想顶礼膜拜。
而禅嗔和禅痴的眼里则浮现出一些犹豫,他们没有听令岳迟宗的习惯,尽管从理性上来说,他们不觉得岳迟宗会突然暗害自己,可其大脑有一个思维过度的时间。
也是因为这个时间差,他们冲向岳迟宗的速度慢了一些,但也是相信岳迟宗的判断,在其做出动作的同时,二者各取出一道金色符篆!
两股充斥着浓郁佛力的气罩将其分别包裹!
只是坚持了不到一息的功夫,气罩轰然粉碎,不过也是因为这符篆抵挡了一瞬,他们当即选择燃烧生命力,红金色的气焰从其周身爆开,这也加快了他们冲向岳迟宗的速度!
呜呜呜呜——!
似怨鬼哀嚎的风声在其耳畔乍响,这一刻两人充分体现到了二号使者于临死前的那股茫然和惊惧!
肉身被撕裂,鲜血因此四散而出,但作为佛修,其体魄之力本就强于同境界者,因此在禅嗔和禅痴冲入岳迟宗以神印凝现出的保护罩内时,也只是幸运的处于重伤状态!
「那是什么」
两人分别服下一颗丹药后,后怕的看向秦凡所在的位置,只是其注意力又下意识的被另一处所吸引。
那是本就因站位较远,再加上对岳迟宗的信任更低一级,才导致其既没有用出杀手锏来恢复至全盛状态,更来不及使用底牌抵挡这股无形之风攻击的知宁师太!
其一身血肉已被尽数刮下,两个空荡荡的眼窝好似在散发着不甘和怨恨,直愣愣的盯着岳迟宗等人的所在方位。
砰——!
一具白骨轰然倒下的瞬间,两缕风旋裹挟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也出现在秦凡的左右。
当然一同响起的还有震彻天地的诗号声。
【流光似萤,黯语飞踪,飘渺孤鸿夜独空!天荡乾坤,地覆苍穹,刀埋万骨风无终!】
【落星霜,归夜殇,千骄似煌,月耀天光!化无吟,堕红尘,万相若苦,孤雨飘零!】
「风陌!月飘零!」岳迟宗神色凝重的看向二人,言语间还有一丝难以置信,「刚刚是领域融合?」
风陌微微皱眉,目光不经意的扫向距离师休不远处的三个俘虏,其中李淳罡已经幽幽转醒,即便处于重伤状态,还是乐观的给其一个干的不错的眼神。
月飘零要张扬许多,他踏前一步道
「刚刚的一招取名为风月无边,还不错吧。」
【风月无边为风陌的领域一阶·风霜骷冢与月飘零的领域一阶·天相孤寒完全重合后,所启用的杀招。
其原理是以天相孤寒加强各种特性元素之力为基准,在最大限度增幅风霜骷冢的威力,从而产生可以撕裂法相境圆满级高手的体魄之力的强大效果!】
「仅凭此招,放眼万界之中,你俩人可在法相境中称之无敌。」岳迟宗的眼中满是忌惮,其中更蕴藏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而一旁因为听话还处于全盛状态的包大勇,则是一脸难以置信道
「老大,你确定这是领域融合?法相境中竟然有人能做到这点?」
「看样这招的含金量很高嘛!」月飘零拍了拍风陌的肩膀,很是骄傲。
包大勇先是瞧了眼神色难看的岳迟宗,然后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有些憋不住的说道
「领域融合对默契方面的要求极高!更需要二者完全无条件的互相信任,且还有领域之间的适配性,若是两个纯攻击型领域,怎么搞都难以完全融合!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双方的实力必须相仿,距离上次出现领域融合已经是三百年前,那一对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也因为后来境界上的差距,
导致难以再重现如此光景。」
随即包大勇凑到岳迟宗耳畔说道
「老大,其实仔细算算我们与这风陌和月飘零也没有太大的仇恨,虽说几个兄弟都是死在他们手中,但若是能将其拉拢进东煌,些许牺牲也是值得的!
毕竟那可是领域融合啊!
以这二人的天资,至少在法相境和天衍境都足以完成领域融合,这也表示他们在这两个境界都可称之为同境无敌啊!」
包大勇是真的心动了,毕竟举荐两位放眼天外都是顶级的妖孽天才,他也会得到大量好处,这奖励更是足以让其顺利突破到天衍境,并在此境前进一大步!
但对于他的回答,岳迟宗只是投以让其心底发寒的目光。
包大勇无法理解,可他清楚,这个时候不能再提议招揽一事。
随即他连忙低下头,缩至后方。
而已经将知宁师太的死后战利品收归到空间戒指的秦凡,则是若有所思的看向岳迟宗。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之前在六天祭王台前,对方与师休的联手就有些过于突兀,即便都是为了维持天外使者的阶级颜面,可在风陌和月飘零展现出与之抗衡的实力后,对方依旧一副要咬死自己的样子。
哪来的这么大仇恨?
要说是为武威王报仇的话,秦凡可一百个不信。
而刚刚包大勇那看似窃窃私语,实际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入耳畔的提议,更进一步验证了岳迟宗的反常。
如果说嫉妒风陌和月飘零的天资的话,那就更说不明白了。
毕竟法相境放在天外万界也只是属于高级兵的层次,再以东煌天庭的体量,难道连特么几个高级兵的资源都给不起吗?
随即秦凡的心中有了一些猜测,因为其中若存在私怨的话,那只能归咎到十几年前的那件无忧山庄灭门惨案,而对方来到这山海界,很可能收到其中某个人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