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 第097章 僵局
<b>最新网址:</b>在察觉到岳迟宗的不对劲后,秦凡已将其作为一个重要突破点。
甚至活捉对方的优先级要远远高于将其击杀。
只不过目前来看,想要败过对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刻,风陌和月飘零依旧维持着领域融合的状态,然而其攻击范围一举将岳迟宗等人全数笼罩后,那股能将法相境圆满级强者都撕成无数碎片的狂风却消弭于无形。
「半圣器.......」
即便早就从玉凰心那边得知这个消息,也不如亲眼目睹之后,更能体会这达到半圣阶神兵的强大。
领域融合·风月无边已经是秦凡知晓放眼山海界内的最强杀招之一,或许借助整个鬼市小天地之力,以浮屠剑岛所有长剑施展而出的天地技·千剑洪流要胜于其一筹。
但这差距预估不会太大,毕竟鬼市的世界等级也只是黄阶,且浮屠剑岛之中,也不存在一柄超越洪阶的神兵。
而眼前的风月无边,却难以攻破岳迟宗手中神印所散发的圣光。
此时,风陌和月飘零的神情都凝重了许多,两人开始齐齐加强领域之力,同时秦凡在察觉到两人要无所顾忌的全力发挥后,向着黄天鬼等人使了个眼神,众人以最快的速度退出其领域范围。
而无需再分神保护友方的风月二人,周身开始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顷刻间这领域笼罩的所有建筑都化为飘散的粉末!
原本无形无色的风,隐现出一道道青芒,不经意犁向地面的一片划痕,直接造就了一道深渊!
「嘶~~~~」
黄天鬼等人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有充足的自信,这只是区区一道的青色风芒要是击中自己的身体,绝对毫不客气的一秒就死过去!
多活半秒都是对这强大力量的不尊重。
包括了继承原主底蕴,在体魄强度方面超出同境的拓跋菩萨,如今额头也开始不自觉的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更让众人心惊的是,如此强大的攻击还是无法突破那神印散发的圣光!
「鬼尊大人,接下来就这样僵持着吗?」乔霸先有些心忧的看向战场。
他没有领悟领域,但根据鬼市内的消息记载,这股力量很明显不可能一直维系着,等到这风月无边到达极限之后,对风陌和月飘零来说,又要经历一小段虚弱期。
面对这可怕的半圣器,即便是如此高强度的领域攻击,也没有一丝效果,所以继续下去也不过是白白损耗己方的战力。
对此,秦凡微微皱眉后,没有给出直面回答,而是沉声说道:
「乔霸先,你和拓跋菩萨去帮助魔罗,你们两人合力应该能一定程度上为其牵制住一人。」
「是。」乔霸先点了点头。
拓跋菩萨对于秦凡的命令却有些不适应,但作为北蛮十王之一,大局观还是有的,既然留下来,他就清楚如今自己的立场必须和鬼市以及无天魔宗完全统一。
而作为鬼市之主的秦凡,其指令必然是对己方有利的。
因此那点刚刚冒出来的别扭情绪,他凭借出色的心理素质强行压制下来。
随即他取出一把散发着荒蛮气息的漆黑大戟,在其强盛的战意与元神之力汇聚后,遥遥指向在与魔罗厮杀的二黑中的一个,霎时间,黑如来身形一晃,略显心悸的看向拓跋菩萨。
也仅是在这一眼的刹那,拓跋菩萨手握大戟如炮弹般朝着黑如来直冲而去!
同时那漆黑色的大戟上浮现出血色的图腾,其角足大小形状如水牛,一眼看似寻常,但仔细打量一番后,却透过这图案能感受到一股令人胆战心惊的凶戾之气!
「这武器在吸食主人的血气......」
秦凡看向那长戟戟柄上愈发鲜艳的红色纹路,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拓跋菩萨一上来没有使用此兵器,这明显是对方的底牌。
此刻,他奋不顾身的用出这柄伤人伤己的双刃戟,除了是要对抗比其更加强大的黑如来外,也是在向秦凡表态其改变之后,已经坚定的立场。
而乔霸先与之相比就要寒酸许多,虽然他也在鬼市打造了一副达到荒阶的麟铁手套,但放在如今这法相境的战场,荒阶兵器真就一碰即碎,还不如自身的体魄之力坚固。
所以在拓跋菩萨冲出之际,乔霸先直接握紧一双朴实无华的拳头紧追其上。
同时,其法相全力开启,更为汹涌的战意向着黑如来扑面而至,这也让魔罗暂时摆脱了被强势二打一的局面。
只是他已经处于重伤状态,就算全盛下的硬实力稍胜于与之对战的黑燃灯,此刻却也只能被其全面压制占据下风。
如今战场局势好似又取得一时的平衡,不过乍一看鬼市一方还是占据绝对上风,因为秦凡、黄天鬼、蒙赤行和莲生三十二,这四个人全都空了出来。
「你们三个......」
秦凡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发现黄天鬼三人的战力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局面,现场已经都是高端局,这三个只能位列第三梯队的加入哪一方战场都是白送。
但随即一股元神波动传入耳畔,这让他的双眉终于舒展开来。
「你们去骚扰黑弥勒。」
「黑弥勒?」
黄天鬼三人看向远方半空,全力开启法相的黑弥勒与第一天塔塔顶的欲琊依旧在强势对峙,无边的佛光清扫着突袭而至的一道道魔女倩影。
但那些由欲念所化的美女幻象仿佛灭之不尽,源源不断的还在朝着黑弥勒扑去。
「记住,远程骚扰即可。」秦凡又强调了一句之后,黄天鬼三人坚定的点了点头。
三人都很清楚自己的战力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状态,自比蝼蚁的话还不至于,但若跟在场其他高手碰一碰的话,当场就会碎成一地血肉。
如今听到秦凡发出指令后,三人也是在心中长松了一口气。
要是一直在原地干瞪眼看戏,那真的成了妥妥的累赘,有点儿事情去做,好歹把这参与感先刷满了。
「你们说现在该怎么破局?」站在一个安全距离后,黄天鬼远远的打出一道拳芒,攻击准确命中,但伤害最多两点五。
不过这也引起黑弥勒回头看了三人一眼,仅是一眼之后,他又转过头去,开始专心致志的用佛光消除将其团团缠住的欲念幻影。
其这般无视众人的作为,让黄天鬼三人有些气愤的同时,也暗松了一口气,就心情非常复杂。
「不知道。」蒙赤行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放在黄系宿命身中,其战力能排到前十,但他如今还没有全部吸纳原主的底蕴,命劫阻拦了他的进步,这次的战斗更是深深打击了其突破法相境后,开始高涨的自信心。
相比较来说,莲生三十二的心态就很稳。
「目前主导战场胜负的不是我们,鬼尊阁下说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执行,别搞一些多余的事情拖累对方,就是我们最大的贡献了。」
黄天鬼点头赞同,其实他如果用出来朱雀宫的秘术,以朱雀法相与自身法相融合,也能跻身第二梯队战力,但现场战局关键在于如何对付半圣器。
他即便全力爆发,也不过是多一个送菜的,之后的虚弱期更可能需要同伴分心来保护他。
所以他选择划水。
因此他很认同莲生三十二的想法,先稳住,静
静等待时机,或许会迎来其发挥作用的机会。
但他还是开口问道:
「你们无天魔宗没什么准备的对策吗?」
「那个小塔和那个神印不在计算之中。」莲生三十二的语气有些沉重。
一个小塔完全锁住了智善,是对方开启了欲界,可想而知在第一天构建完善后,他也应该能借助这天地之力加持自身,换言之,在欲界中,他就是无敌的。
结果这个无敌挂上来就被封了。
另一个神印则是压制了本应该乱杀的风月组合,按照刚才那些天外使者的讲解,即便是岳迟宗和师休这种人物,在其全盛姿态应该也无法对抗风月无边。
这就相当于有了第二个无敌挂,然后这挂也只是杀了两个酱油党,便陷入僵持局面。
针对性实在太强,完全超出计算外的力量打击,也让一切筹谋都陷入无用之地。
「不过我认为鬼尊阁下应该有些想法了。」莲生三十二开口说道,「对方既然选择等待,那就表示机会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风少侠和月少侠的情况,不适合继续耗下去。」
「那你觉得转机在哪?」
黄天鬼又轰出一道拳芒后,好奇的看向对方。
莲生三十二手搓黑莲印记,掌掌拍出后,目光看向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行动的秦凡。
他注意到秦凡时而看向他们这边,又时而去关注站在魔佛殿前的师休,而师休的眼里只有秦凡,其目光中更是充斥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他的脚边则是或躺或坐,被打包的完完整整的三个俘虏祭品。
其中李淳罡已经苏醒,他试图挣脱束缚自己的锁链,但因其处于重伤状态,刚刚凝聚一丝剑意,口中就不受控制的喷出大量鲜血,最后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直接仰躺在地上看着天空。
至于其他两人,睡得很香。
「我们要不要把他们救出来?」蒙赤行顺着莲生三十二的目光看去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别做多余的事情。」莲生三十二转过头,认真的回答道,「如果有机会将这三人救出,鬼尊阁下早就出手了,他没有动的原因,就是毫无把握。」
「是因为师休?可他.......」
「你想说他封印了宗主,所以看起来应该腾不出手,可如果他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之前岳迟宗又为什么将这三人远远的抛向对方的所在位置。」
莲生三十二打断了蒙赤行的话,神色凝重的分析道。
「所以大概率可能是,师休只被限制在一个范围内,若我们踏足其中,很可能被他手里的那个小塔一同镇压,因此不要做这种危险性尝试,也不要去赌!」
蒙赤行听完这句话后,神情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
其不甘的点在于一身实力只能在原地干耗,而不在于莲生三十二给出的说辞,其实以其智慧稍一沉思,便能猜到师休那边是明晃晃的陷阱,但因他复杂的情绪干扰了判断,才没有在最短的时间得到正确的答案。
如今他深吸了口气后,压下心中的浮躁。
目光转而看向已经有段时间没说话的黄天鬼,对方正一手拿着传音令牌,另一手不断机械挥拳,反正黑弥勒是停在原地动也不动,打这种固定靶子,对其来说不要太轻松。
虽然对方的样子很像划水摸鱼,但蒙赤行知晓黄天鬼应该是在寻找援军。
只不过现场貌似将欲界内的高端战力已经一网打尽,剩下的大鱼小鱼三两只即便来了也没用。
随即他注意到黄天鬼神色轻松的吐出一口气,好奇问道:
「你找到破局之法了吗?」
「没有。」黄天鬼沉声道。
「那你.......」
「我虽然没想到办法,但我确认了一件事。」黄天鬼神情认真道。
「什么事?」
「就是现场这看似意外的僵持局势,依旧在我鬼市军师的计算之内。」
「鬼市军师?是那个魔族?」
莲生三十二微微皱眉,他好似回忆起了什么,开口说道:
「之前在你鬼市众人休息的时候,他曾经孤身一人前来找宗主大人,两人详谈了很长时间。」
「聊了些什么?」蒙赤行问道。
「不知道,但我看到宗主大人的那串白骨佛珠又少了一颗珠子。」
「是信物?还是......代表了某种约定?」
蒙赤行的猜测一时之间得不到答案,而黄天鬼则是看着群里的记录。
【黄天鬼: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诸位想想办法,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再或者戚小哥过来帮个忙?】
【方歌吟:你翻一下聊天记录,之前鬼尊大人说了,我们这些人都禁止前去,而且这个时候你应该@一个,从来到欲界后,就消失的人,哦不,是魔。】
【方歌吟:@云鸿策@云鸿策@云鸿策@云鸿策@云鸿策@云鸿策。不用谢。】
【云鸿策:???】
【黄天鬼:军师你看一下前面的记录,我们这边陷入僵局,或者说将要完全处于危险中了!】
【云鸿策:ヾ(?■_■)放宽心,我会出手。】